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生院网站 >教务处>内容阅读

“财经大讲堂”第八讲——中央财经大学王雍君教授

来源:教务处 作者:jwc 时间:2018-05-11 13:14:04 打印
字体大小

当代中国的财政改革与大思想建构

     2018年5月3日下午在新知大厦218学术报告厅,中央财经大学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教授应邀作了题为《当代中国的财政改革与大思想建构》的精彩讲座。讲座由财科院研究生院孟翠莲处长主持。

     王雍君教授是公共财政管理、政府预算等领域的专家,2008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本次讲座王教授从财政学本源讲起,以下是中心思想和基本观点的简介。

     当代中国的财政改革呼唤着财政大思想的建构,首要的是回归公共财政的本原:社会共同体将财政资源和财政权力转换为集体物品,以满足其成员的个体偏好和强化集体凝聚力。据此,资源话语和权力话语构成财政学的两套基本话语。权力话语指向政治学,资源话语指向管理学和经济学。财政学因而为典型的交汇性人文社会科学分支。

     与权力话语不同,资源话语指向财政绩效。绩效的基本含义是政府应以合理的成本向公众交付其偏好的公共政策与服务,这是将投入转化为产出以实现意欲成果的社会过程。衡量绩效两个终极标准分别是成本有效性和公众满意度;约束与引导财政权力的基本标准是对公众基本财政权利的尊重与保障,尤其是公众对公共账目的知情权和问责权。天下最大的权力莫过于财政权力,财政学正是研究如何花好别人钱的问题。

     目前财政改革中绩效话语逐步强势,但权力话语还没有明显体现。王教授认为财政学正是研究如何将财政资源和财政权力转化为集体物品的社会科学分支。经济学研究是稀缺资源如何配置来满足人们欲望。财政学高于经济,财政学研究利他的、公共利益的问题,它是政治学、公共管理、经济学和法学四门学科的交汇学科。

     随后王教授对财政大思想展开讲解。财政大思想中的第一个就是回归公共财政的本源:公共受托责任。民主治理背景下,政府得自人民的财政资源需按人民的意愿使用,并致力产生人民期待的结果,通俗地讲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个人花好自己的钱易,政府花好纳税人的钱难。自古以来花好别人的钱、办好别人的办都是个最大的财政难题,因为很难指望替他人打理钱财和办事时会深思熟虑。纳税人为政府的全部支出买单,财政成本被漠视的风险很高。

     绩效、合规、财政权力是受托责任的三个组成要素。绩效管理的旨在约束和引导公共官员保持以合理成本交付公众偏好的公共服务的持续激励。

     绩效很重要,但绩效并非万能。绩效管理应与公共价值观建设相向而行,因为绩效概念本质上是“技术中性”的,人类生活的最高理想与意义也很难以绩效界定。人类文明包括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物质生活的富足和精神生活的升华不一定成正比。现代社会更加强调富强,很少真正关注精神升华。公共价值观的日渐式微与财政大思想贫乏密切相关。

     绩效管理也不能取代底线建构的优先地位。做人有做人的底线,财政改革更需要“底线”来加以规范和约束。公共资金管理有三条红线:法定授权、权力分立和动用监控。法定授权是指政府拿钱花钱需经公民或者公民代表正式、明确、定期的批准。财政制度的作用是管理和安排公共资金。如果脱离法定授权,政府拿钱花钱也就脱离了民主控制。权力分立意味着没有任何部门能够单独控制公款的全部流程,基本要求就是决策控制与决策管理的分离。权力分立分成两个层面,一个是功能分离,一个是组织架构的分设。控制和管理属于功能层面。第三条底线是动用监控:公款动用必须处于立法机关的有效监控之下。现金资源是公共资源的最核心部分,现金预算反应预算的实质,对于政府和预算单位每年定期从预算得到最重要的资源就是现金资源。处理纳税人的钱(现金流)必须在有效监控之下。

     财政大思想中的第二个是公共生活的叙事能力。财政学讲述人类在共同体下公共生活的故事。公共生活叙事由三个要素展开:集体物品、偏好、共同体。公共物品是按照经济学的非竞争性非排他性定义的,并非界定政府(社会原则)与市场(交易原则)的最合适标准。与公共物品不同,集体物品以共同身份与共同义务约束其公共供应。集体物品的目的是满足人们的偏好,但当前困境是集体偏好偏离个人偏好。偏好观根植于对个体生命的尊重。集体物品公共供应要与个人真实偏好结合起来。财政大思想引导财政改革,首先就是为了解决集体物品偏离个人偏好的问题,其次是解决作为共同体内部的凝聚力问题。凝聚力与纽带相关,纽带由共享的共同身份成员身份、附着于该身份的共同义务塑造而来。共同义务指个体成员对“他人同胞”的集体义务。社会不同于共同体。共同体一定是个社会,社会未必是共同体。共同体高于社会:社会成员相互依赖的机械事实,并不表明社会就是共同体;只有那些由共享的成员身份纽带和共同义务纽带联结而来的“我们的社会”,才构成真正意义上的共同体。各种类型和规模的共同体把人安置在这个世界上,提供集体认同和归属的来源,这就是“集体凝聚力”概念的核心内涵。公共财政领域中,由集体物品牵引而来的财政受托责任有两个方面:确保集体物品的公共供应契合个体偏好,以及促进集体凝聚力。重拾财政话语中早已缺失的偏好话语和凝聚力话语,对确保财政学获得叙事能力至关紧要。

     受托责任就是政府对集体物品公共供应满足个人偏好满足社会凝聚力有公共责任。偏好代表公共生活里的个体生活,共同体生活就是我们要有集体价值观,有共同生活认同感。

     交流环节中,王教授对同学提出的预算制度,财政空间,房产税等问题以及未来财政改革方向发表了看法,使得同学们对相关问题有了更清晰的认识。王教授讲解时语言生动且富有哲理,同学们均感到受益匪浅。

     讲座的最后,孟老师作了总结发言,王雍君教授作为一名有良心的学者正是社会所需要的底线,他这种懂理论更懂实践的精神更值得我们去学习。感谢王教授给我们带来这场高质量的财政学思辨。